图片 2

卫太子刘据惨死之谜

“戾太子之变”是汉武帝晚年最着名的事件,这一事件同时还交织着另一同样着名的事件—“巫蛊之祸”。这两个事件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?在政权更替的敏感时期,汉武帝为什么要废掉自己亲手所立的嫡长子?戾太子被杀后,他剩下的惟一骨血、亲孙子刘病己身上又发生了哪些戏剧性的传奇故事?

汉武帝征和二年七月,长安正是短暂的秋天。天阴沉沉的,黑云压城城欲摧,马上就要进入严酷的冬天了。就在这座布景不祥的舞台上,太子刘据戎装登场,开始自己一生中最后的表演。

七月初九,太子刘据兵分两路。一路由自己多年豢养的门客冒充皇帝使节,率兵收捕江充、韩说、章赣、苏文等人。江充时任直指绣衣使者,专门负责督察贵戚和近臣逾礼骄侈之事;韩说乃按道侯;章赣是御史,主管弹劾、纠察官员过失诸事;苏文则是一名黄门侍郎,侍从皇帝,负责传达皇帝的诏命。江充和章赣束手就擒,太子刘据亲自监斩二人。韩说怀疑皇帝使节是冒牌货,拒不接诏,被使节当场格杀。

图片 1

另一路由太子舍人无且率领,持着皇帝的纯赤色符节,于初九深夜突然攻入未央宫殿长秋门,征得皇后卫子夫的同意后,调动皇后中宫的侍卫车马和长乐宫的侍卫车马,打开武器库,分发众人,继续抓捕苏文及其同党。这一来长安城中民心大扰,纷纷传说太子刘据等不及父皇驾崩,发兵谋反,准备提前登基。

苏文趁隙潜逃到甘泉宫,向其时居住在甘泉宫的汉武帝汇报了长安城的动态和战事。汉武帝一听,立马派遣使者,马不停蹄地赶往长安,宣召太子前来甘泉宫,解释他的行为和动机。不料派出的使者到了长安城外,却逡巡不敢进,在城外转了一圈儿就回来向汉武帝复命说:“太子果真造反,而且已经成功地控制了首都,一看见我就要杀掉我,我吓得赶紧跑回来了。”汉武帝大怒,刚好这时驻守长安的丞相刘屈氂派了一名长史前来。汉武帝问长史:“首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丞相在干什么?”长史回答道:“丞相听说太子谋反,当场就逃跑了,连丞相的印信都弄丢了。”又说:“丞相秘之,未敢发兵。”意思是丞相以为此事隐秘,不敢轻易发兵平定太子的叛乱。这是一项来自丞相的重要信息,反映的是丞相对长安局势的判断,下文将有详细分析。

汉武帝闻听此言大怒,说:“太子造反的事已经如此大白于天下,还有什么隐秘可言!当年周成王年幼,周公的弟弟管叔和蔡叔趁机发动兵变,周公大义灭亲,杀了管叔,流放了蔡叔,何其果断!看来丞相无周公之风啊!”于是汉武帝给丞相下诏,命他果断出击,对造反者要杀无赦,务求斩草除根。并亲自传授平定叛乱的战略战术:用牛车当作防御工事,不要和叛军短兵相接,以消灭叛军的有生力量为第一要务,同时坚闭城门,不要让一个造反者漏网。

这边厢太子刘据展开了反宣传战,声称父皇在甘泉宫病势严重,被左右奸臣挟持,挟天子以令诸侯,预谋作乱。汉武帝为了打破太子刘据的宣传攻势,亲自从甘泉宫来到了长安城西的建章宫,下诏征发三辅各县的正规军,以及各部二千石以下的官员都归丞相统辖,齐心协力平定叛乱。汉武帝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,将军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。此刻太子刘据手无兵权,只好矫诏将长安城中的囚徒统统释放,交给自己的少傅石德和门客张光等人率领,又将长安附近的胡骑和数万名长安市民武装起来,在长乐宫西门外和丞相刘屈氂率领的正规军短兵相接。双方一连大战五天,血流成河,长安大道两旁的清清沟渠都被鲜血染红了,死难者达数万人之多。一时间,繁花似锦的京城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。

图片 2

市民武装的乌合之众怎能敌得过帝国的正规军?太子刘据起兵八天后终于兵败,从城南的覆盎城门脱逃,逃到湖县泉鸠里,藏匿了起来。收留太子的这户人家是贫农出身,家徒四壁,只好让家里的女人昼夜做鞋,白天拿出去卖,以此供给太子一行的衣食。太子刘据本来就性情温和,宽仁恕己,眼看收藏自己的贫农家庭如此操劳,心下不忍,想起了自己在湖县有一个老朋友,十分富有,是当地富豪排行榜上的首富,遂派人前去联络。不料被当地官府发觉,八月初八,在藏匿了20多天之后,持有通缉令的官府追兵逼近了太子刘据藏匿的贫农家庭。在天罗地网的覆盖之下,太子刘据知道自己的末日终于到了,世界之大,还能藏身何处?太子刘据连遗嘱都没有留下,走进内室,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,用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。这户贫农家庭的主人在与官兵格斗中,为保护太子被杀,太子的两个儿子一同遇难。长安城内,汉武帝派人收回卫子夫的皇后印信,卫子夫自杀。太子妃、太子的儿子儿媳、跟随太子的诸门客尽数被杀。至此,太子刘据和生母卫子夫皇后一系烟消火灭。史称“戾太子之变”—刘据死后,汉武帝赠他的谥号是“戾”。戾,罪也。戾太子即有罪的太子,这是汉武帝对太子刘据的盖棺论定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