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先主托孤死白帝

诸葛亮北伐六次,有人说是徒劳无功、空耗国力。有的人说是

——刘先主托孤死白帝,诸葛亮上奏出师表

诸葛亮在本集里说,“臣当先驻军在汉中,居高临下,虎视洛阳,待查明情形,便直取两京”,这话似乎有问题——出了汉中怎么会虎视洛阳?不是出祁山吗?怎么又去汉中——当然了,你愿意“虎视”,就算虎视到海参崴也没人管你,但后面再来一句“直取两京”,又费解了,两京如何直取?一个洛阳在河南,一个长安在陕西,两者离的可不近啊。

昨天两集的篇幅照旧紧紧巴巴,从白帝城托孤到安居平五路,从邓芝游说到司马出城、曹丕南征、出兵北伐,统统在两集之中愣塞进来。魏国方面,“宫廷戏”的过多演绎,恐怕要让编导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——因为迄今为止,司马懿和曹丕之间好像永远有斗不完的心眼,司马氏和曹氏之间的不睦也提前上演了,这都不符合历史记载和原着精神。这场无端在原着之外炮制出来的魏国宫廷权力斗争——曹操、曹丕、司马懿之间的勾心斗角,一点意思都没有,干巴巴的,每集一到这个部分就看的人犯困,情节设计得远不如《雍正王朝》、《江山风雨情》、《大明王朝1566》等电视剧演绎的那么出色——这几部电视剧大多也是在原着或者历史的基础上进行的虚构,但看来合情合理且引人入胜,新版《三国》的改编则显得苍白。

昨天两集新版《三国》里,刘备死了。临死的时候,新版电视剧安排刘备、诸葛亮、刘禅三人同时在场交代后事,“君才十倍于曹丕”、“如不可辅,君可自立为成都之主”的话,居然是当着刘禅的面交代的。这样的剧情安排大不近人情,不过在新版《三国》里,这样的设计已经屡见不鲜,实在是见怪不怪了。而后,刘备跟刘禅说:“你知道为什么让你以父事丞相吗?”“因为这样你才能平安无恙”这类的话又是在暗伏宫廷斗争的伏笔,后面的剧情会有什么安排,可想而知。

在原着中,诸葛亮安居平五路,刘禅就亲到相府求教,可见原文作者也没有从一开始就把他定位为“扶不起的阿斗”。新版里却把他从一开始就演绎得过为昏庸,仅仅在北伐宣旨的时候,才多少给了他一点点正面形象。实际上,即便在诸葛亮死后,他还坐了20多年的皇帝宝座,也不能说他是完全把握不住朝局的。昏庸,总是在长期安乐之后的事情,如果一开始就没有诸葛亮,刘禅就势必要靠自己来解决一切问题,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”,那么即便谈不上称霸,但以蜀国的地势之险,偏安一隅应该还不难。但一切都仰仗诸葛亮,事事自己都不做,最后也就不会做了,那不昏庸等什么?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是人就有惰性,所以我们今天的人,也该多汲取教训才是。

没有征南的情节,直接跳到了北伐,诸葛亮宣读《出师表》了。这里故意略去了征南蛮的情节,只能说是新版的安排,没有什么可非议的。怪不得之前曹操会说“就是八万个馒头”云云,并不怕诸葛亮祭祀泸水的传说怎么演绎,原来早有准备。大量“征南”的精彩内容没有了,实在是有点可惜。

刘备死了,他的死倒真是“大业未竟”,真是带着满腹遗憾而死。后世的唐朝大诗人刘禹锡写诗说他:“得相能开国,生子不象贤”——刘备的开国虽然并未完全指望诸葛亮,但诸葛亮的确居功至伟——这当然是指历史而言,《三国演义》里不但蜀国的开创,连天下三分都是诸葛亮运作的结果;但是刘禅,其实没有印象中那么无能,这也是指历史,原着里刘禅就是个超级废物,但作者在描写这个“超级废物”的时候也是逐步展开、慢慢定性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