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楚才晋用

中国有一句著名的成语,叫做“楚材晋用”,它概括了春秋时期楚国人才为晋国所用的历史事实。然而,战国时期三晋人才又多数外流,甚至导致晋材秦用、兴秦弱晋的悲剧。虽然人类历史上有不少扑朔迷离的偶然现象,但这并不能掩盖住起深层作用的必然规律。认真总结这一历史经验,对于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有着重大意义。从“楚材晋用”到“晋材秦用”,与先秦时期晋国的地位变化紧密相连。在春秋时期,晋国作为北方最强大的国家,处于霸业辉煌的时期。特别是晋文公,对内改革吏治,奖励垦殖,整修兵制;对外尊奉周王,平定周室内乱,树立大国形象;又在城濮之战中,打败了北上争霸的楚军。从此以后,晋国挟天子以令诸侯,在中原称霸一百多年。此后,晋国的霸主地位虽然多次产生危机,但在景公、厉公、悼公的努力下,又使晋国的经济、军事实力达到了强盛时期。纵观晋国的历史,真可谓是得人者昌、失人者亡,人才和事业是互为条件,互相促进的。正是晋国的霸业优势,给各种人才提供了用武之地,从而极大地吸引着各国,特别是南方楚国的人才。相反,当历史跨人到战国时期之后,强大的晋国已经一分为三,变成“三晋”了。对“三晋”来说,一是“三晋”毕竟是对晋国的分裂,势必削弱晋国时期的国力;二是“三晋”统治者是从旧的宗法奴隶制转化来的封建地主阶级,这同因军功而由平民上升起来的封建地主阶级毕竟有着质的区别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势必暴露出其宗法奴隶主阶级的劣根性。在“三晋”时期,各国用人中的任人唯势、迫害人才、吏治腐败,就集中体现了这种劣根性。而与此同时的秦国,从西周时的“附庸”、边陲上的“秦邑”,通过商鞅等一系列变法图强,彻底地以封建制取代了奴隶制,成为最强大的国家。特别是其惟才是举、放手使用的用人政策,势必会把“三晋”的人才吸引过来,从而导演出晋材秦用的一幕。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,从春秋战国到现在两千多年之后,我们又迎来一个人才竞争的时代。党中央近来多次强调,当前各国之间的竞争,说到底是对人才的竞争。不仅欧美发达国家争夺发展中国家的人才,而且沿海和西部也在争夺中部地区的人才。改革开放以来,我省不仅有着“孔雀东南飞”的教训,而且面临着“孔雀西北飞”的风险。山西省作为“三晋”大地的中心地带,既继承了中华文明重要发源地,人才济济、百业兴旺的光环,也沿袭着某些时期如战国时候人才流失、事业滞后的危机。特别是人才成为第一资源,国内外人才竞争激烈的当前,人才流失已经成为制约山西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原因。所以现在三晋人才的兴衰史鉴,尤其有着重大而现实的意义。西汶艺术网一、从“楚材晋用”的成语故事说起(一)楚材晋用的历史由来成语中的“楚材晋用”,有时又称“班荆道故”,取材于《左传·襄公二十六年》,记载了春秋时期楚国大夫伍举与蔡国大夫声子之间的一段对话。伍举和声子,从父辈以来就是好朋友。伍举的妻子是申公的女儿。申公因犯罪而出逃,当时就有人造谣说:“申公的逃跑,是他女婿伍举通风报信。”谣言一传开来,伍举不免害怕,就先逃到郑国,准备再逃到晋国。恰恰这时声子出使晋国,路过郑国都城,在郊外遇到了伍举。他乡遇故知,两人很高兴,于是“班荆相与食,而言复故.”。所谓“班”是“铺设”的意思,“荆”是一种草,即仓促之间,把草铺在地上坐下,边吃边聊。因为这次谈话涉及到楚国人才为晋所用的事情,后人就把楚材晋用称为“班荆道故”。声子对伍举的遭遇深感不平,当下表示一定想办法让伍举回到楚国。声子从晋国回到蔡国之后,又急忙赶到了楚国。楚国的令尹(宰相)子木向他了解晋国的情况,很想知道晋国的大夫与楚国的大夫相比,哪一国的更贤明?声子回答说:“晋国的上卿不如楚国,它的大夫却是贤明的,不少是当卿的人才,而且多数是从楚国去的。他们虽然出自楚国,却都让晋国给任用了。就好像杞木、梓木、皮革一样,虽然出产于楚国,但都流失到了晋国。”接着指出,楚国内政腐败,不善用人,所以,人才都跑到晋国去了。而且,楚国过去几次被晋国打败,都是楚国人为晋国出谋划策的缘故。子木听了,恍然大悟,而声子则趁机举出了伍举的事例,说伍举完全是遭忌妒陷害而逃走的,并且天天盼着楚国可以赦免他,但楚国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现在伍举已经到了晋国,晋国人将要重用他。他如果谋划报复楚国,那么楚国的祸患可就大了。子木越听越害怕,立即向楚王报告,建议恢复伍举的爵位和官职。楚王连忙派伍举的儿子椒鸣专程到晋国迎回伍举。这样,声子就实现了让伍举重返楚国的诺言。声子在这里以杞、梓和皮革来比喻楚国的人才,是非常形象而生动的。所谓杞是指杞县出产的美好木材,梓指长江流域出产的另一种优质木材,皮革指云梦大泽出产的鲛鱼皮,而杞县(今河南杞县)、长江、云梦当时都属于楚国。楚国所出产的杞木、梓木和鲛鱼皮,源源不断地被北方的晋国收购去。所以声子在楚材晋用中,自然以杞、梓和皮革来作比喻。这样人们就自然从楚国的物材想到了人才,从而收到既形象生动而又具有说服力的效果。(二)楚国内政的腐败在楚材晋用,即“班荆道故”的故事中,声子向楚相子木指出,楚国人才之所以流失到晋国,主要是由于楚国内政腐败。声子还列举了这种腐败的原因和表现。子木问,晋国大量任用楚国的人才,难道他们没有同宗和亲戚吗?声子回答说:“虽然有,但使用楚国的人才确实很多。逃亡到晋国的伍举就说过,善于为国家做事,赏赐不过分而刑罚不滥用。赏赐过分,就怕坏人也跟上沾光;刑罚滥用,就怕牵扯到好人。如果不幸发生了不恰当的情况,那么就宁可赏赐过分,也不要滥用刑罚。这样做的原因是,与其让好人受罚,不如让坏人沾光。因为失掉了好人,就会危害到国家利益。”页码1
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<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